首页 >> 孽债 >> 孽债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想做姐姐的小狼狗 在人间 长兄如父 快穿之佛系小妖精 病态依恋 你根本不是我的谁 勾引 沈先生,顾夫人 恶魔总裁的禁宠 哪有动情是意外 
孽债 秋眸如月 -  孽债全文阅读 -  孽债txt下载 -  孽债最新章节

第1章 楔子上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用户书架

清晨,阳光自窗口投射进来。安夏张开双眼,伸展一下酸痛的颈骨,就听见厨房里已有叮当的锅铲碰撞的声音响起。

她呆一呆,内心说不出什么滋味。

父亲自狱中出来这些日子,对着她的时候,依旧板着面孔似无话可说,可是生活中却全然变了一个人的样子。

每日里早早起床,轻手轻脚的做好两份早餐。等安夏起来,才转身将温在锅里的一份端上餐桌,悄然走开。

有时候下雨,安夏忘记带伞。心底郁闷自公司出来,就看见父亲被雨幕包裹起来,瘦而佝偻的背,灰灰的就似一个薄薄的剪影,站在马路对面手上拎着雨伞焦急的冲她这边张望。

这让安夏觉得又心酸又惶恐陌生。

面前的父亲,和她儿时记忆中的样子有太多的偏差。

那时候的父亲高大冷峻,看到她时,眼底总似有一种莫名的厌恶和冰冷。偶尔向她伸手,也是抽在她脸上的巴掌。

她曾在幼年的时候,那样激烈的和他对屹。想要反叛。却从未真真恨过他,也从未想过那样高大伟岸的父亲,会在今天,变成现在这样一个看起来瘦小凄惶的老人。

如果说生活在她身上留下了深浅斑驳的痕迹,那么父亲就是在她儿时,给她太多划痕的人

“他再没来找过你吧?”安伯松自门背后拿下那件深蓝色的工作服,一边往身上套,一边沉声问了女儿一句。他自狱中出来,在小区谋得一份清洁的工作。

安夏嘴里刚含进一口稀饭,闻言,愣一下,才轻轻点头“嗯。”了一声。

安伯松亦没在多话,只将一份包好的便当放在了桌上。沉着声音嘱咐一句“你胃不好,外面的饭还是少吃比较好。”

安夏手上端着半碗稀饭,目送着父亲离开,视线却依旧怔怔的望着窗外。

他——是再也没有找过我了。

心底突兀的升起一阵莫名的痛恨和酸楚。不知道是为了他翻手云,覆手雨之间的篡改了自己的命运,还是今日的寂寂一隅,再也不见。

出门上班,一上公车,安夏就觉得困倦。

昨夜为了赶设计图,一直忙到凌晨,她揉一揉发涩的双眼,缩了缩了肩,闭目假瞑起来。

车子到站,有人上车,贴住她的肩,站在了她的身边。她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身体向后微缩,可是依旧没有睁开双眼。

坐公车多年,她已练就了一种隐而不发的定力。

对方看她似小白兔一样的乖顺胆怯,脸上即刻挂起一抹得意而猥琐的笑,身体更靠近一些,居然开始在她肩头来回的蹭。安夏身体向后缩一下,他便向前靠一点。睨着一双贼贼的眼睛,盯住安夏莹润如玉的脸。

安夏眉头皱一皱睁开双眼,警告的瞥他一眼,那人却似没有看见。她突然“腾”的一下站起身来。只听那人“嗷——”的一声怪叫,突然加紧双腿,目光惊秫的望一眼安夏,猛然向后倒退两步跌坐在过道里,手上拿着的当日晨报哗啦一声掉在地上。

安夏连连说着“对不起对不起。”从座位上站起身来“是不是我的铁尺撞到了你?”她将怀里抱着的,卷在图纸里的一把铁尺抽出来,一脸‘歉意’的问。

那人已憋的满脸紫青,旁边有好心人伸手拽他起来。只见他浑身打颤,双腿软软打着摆子似无法站稳。

安夏偷偷吐舌,脸上闪过一抹狡黠的笑,弯腰替他捡地上的报纸,刚捡起一张,脸便刷的一下白了。

报纸头版醒目大标,《地产巨头林啸巡视建筑情况时失事生命危在旦夕》。

她脑袋似一下空了,手底下却依旧缓缓的将那几页薄薄的报纸捡起来,细细的抚平,按照顺序叠放整齐。

她如常的下车,走进公司。如常的和周围的同事微笑着打招呼,说“早。”

看见迎面走来的主任,她还笑嘻嘻说“主任,图纸。”见主任用奇怪的眼神看她,并没有抬手来接的意思。她诧异的低头才发觉自己卷在怀里的,是一叠报纸……

她的镇定,在此刻,才似被内心的惊惧担忧冲破一个缺口,探出头来。

一个转身,在同事莫名的目光中飞奔着出门。

车子很快到了,她望着眼前这座古旧而熟悉的老宅,记忆似潮水一般扑打上来。理智回来,人便清醒起来,想要飞奔进去的脚步顿了下来。

刚要转身走开,却有人已看见了她,惊喜的叫着“安夏,安夏,真是你呀!”

是刘嫂。她在这里工作多年,早已熟悉安夏。

“先生在医院,不在这里。”她说着,一张温厚的大手落在安夏纤巧冰凉的手背上,眼里噙着泪光说“我虽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我知道你若能早些来看他,大约不会有今天的事情。”

“他,他,现在到底情况怎么样?”安夏只觉得喉咙间被什么塞住了,吞不下去,吐不出来,哽的连话都说不清楚。

“依旧昏迷,医生说还没有度过危险期。”刘嫂说着摸起了眼泪。

“来,跟我来。去见见他,或者,或者……”刘嫂说着已开始低低抽泣起来。

“不——”安夏无意识的低低喊出一声。

他怎么能死,他还欠我那么多债,怎么能死。

她狠狠的想。这种狠劲儿逼的她眼眶泛起泪光来。

医院里静的出奇,他被隔离在重病室里,嘴里插着氧气管子。整个人安静的就似熟睡一般的平和,原本金桐一般的脸色此刻却白的透亮,使得他深浓俊挺的眉目更加凸显。长长的睫毛低覆,在他吃力的呼吸下一颤一颤的动。青青的胡茬毛起,在他苍白的皮肤上显出一种别样的生机。

安夏穿着消毒服,坐在他的身畔注视着他。

这样近距离的看他,似乎已经是很久远很久远的事情。

那时候的他总是一副清洌淡漠的样子。眼光似刀片一样锋利。只有在念起江雨杏的时候,脸上才会露出温柔的笑。

“你个懦夫!”安夏在他耳畔说。“以为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,抵还清楚?”

“不,我不要你死,那太便宜你了。我要你活着接受惩罚。听到没有,如果你真的死了,我就恨你一辈子。”

“你有什么资格选择死亡?你欠我那么多,区区你的一条命怎可能抵还清楚?”

“我还没有让你去死,你要敢死了,我就诅咒你下十八层地狱。”

安夏之前的厉声诅咒,到最后却变成一句一句低回的喑泣。

喜欢孽债请大家收藏:(m.shucangxs.com)孽债书仓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
你可能会喜欢 穿成破产大佬妻 沈浪苏若雪最新更新 神级龙卫刚刚 鬼王的金牌宠妃 星汉灿烂,幸甚至哉 ABO垂耳执事 完美人生沈浪免费 窃天 长兄如父 我的绝色小姨 神级龙卫更新最快版 催熟 完美人生沈浪 想做姐姐的小狼狗 娇艳欲滴